-We set out to change the world, ended up just changing ourselves.
-What's wrong with that?
-Nothing, if you don't look at the world.

摘自《Grazia红秀》348期。

不敢妄言世上另一个我,也大概可以说,像听到来自遥远世界的回响,也让我得以窥见未来突破局限去投入体验的可能性。 ​​​

 

暗色

1.
香港可以算是我的伤心地。
在香港有很多很好的回忆,但时至今日无论好坏这些回忆都已经无法再令我快乐。加之彼时的我正独自面对自身的困境与弱点。因此一些细节,越是熟悉越是难过。
每每听到当时常常播放的音乐,就好像回到那些场景里,坚尼地城海旁的长凳,昏黄的街灯,机场快线的车厢,电影散场后空旷的商场。甜与苦都成了苦。更严重些的时候,不知道是否是被后来发生的事扰乱了记忆,那时的苦涩都仿佛增添了预言的色彩。

2.
而我当时所面临的困境依旧是我的困境,这也许比苦涩还要令人失望,好像历经劫难后发现自己仍在原地从未向前踏过一步。

3.
If all the world was perfect, I would only...

 

[龙獒龙]清算未果

“以为最后的故事会定格在一场大赛后的喧嚣漫天烟花尽处,他和张继科拍拍手砰地一声消失在场馆激烈的音乐声里。可是人生到底漫长。”
我以前总期待充满仪式感的干净利落的收尾,后来发现世界运转从来都不是这个道理。
我希望也认为里约就是他们最后的结局了。当然如果这不是的话,比如明年的世乒赛,那再好不过了。

黑火车:

For my 豆豆



里约之前就想过今年要不要写一篇文做个总结。今天较着劲写出来了,也不知道会不会是最后一篇。虽然不长,但是我的交代与和解。


四年看了一个好故事是幸事,想说的都在文里了。



==================...

 
/
 
/ 转载自:黑火车

年月深渊

做竞技体育迷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。

所以从里约之前开始关注马龙其实是运气很好的,因为一开始看到的就是答案。但也不好,就像看被剧透的小说,总遗憾错过。可是心境对就更不好了,多痛苦啊。所以看那些从四五年前就关注他的人,就特别感慨。真好,等到答案了。

可是不是所有问题都等得到答案。在我不算太长也不算太认真的竞技体育迷生涯里,有些答案已经永远等不到了。或者渐渐地等成了生活的一部分,等成了段子和玩笑。

几个瞬间。

某个赛季联赛利物浦对阿森纳比赛之前的一个晚上梦到利物浦1-11输给对手。

06-07赛季欧冠决赛,89分钟两球落后情况下利物浦扳回一个,最让人难受的死法。

08-09赛季欧冠四分之一...

 

懒和忘

写有说服力且不矫情的BE文是一件特别厉害的事,作为一个不敢随意揣测人物心理的人尤其觉得难。

两种可能,一种是写自己经历过的痛苦,很难,因为我这辈子到现在也没经历过什么,而且心理疏导能力还行,该过去的也都过去的差不多了,而且我也没那么敏锐;另一种是写自己的期待,但必定没有真实感。

写这些是因为那篇叫陌路人的框圈。多真实啊,因为懒得费那几步路的力气,放弃手里最后攥得住的一点念想。后来念想本身都模糊了,还是没完没了地小打小闹地扎你的心。

就像我曾经忘在酒店房间的一条丝巾。丝巾没有任何纪念意义,可是多真实。

 

2014.02 山西省忻州市五台县,南禅寺

 

刘易斯·芒福德谈“市民”:

“我们在公元前5世纪城市中所发现的,却是某种更为有机的,同人类生存的活的内核更为贴近的东西。这种定则作为一种思想,早在公元前7-公元前6世纪就已经出现了,它是对偶概念间的一种很原始的统一:限制与丰富,阿波罗式的纪律与狄俄尼索斯式的放浪,理性的智慧与盲目的直觉,扶摇直上与沦落淤泥,诸如此类的非常对立的一些概念,我们现今都奉为经典。这种经验的最高产物并不是一种新型城市,而是一种新人。”(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《城市发展史》中文第二版)


 

2012.04 同济,上海

 

2012.04 同济,上海

 

2012.08 中国西藏,阿里地区,普兰县,科迦寺

 
© SKYLINE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