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We set out to change the world, ended up just changing ourselves.
-What's wrong with that?
-Nothing, if you don't look at the world.

浪漫偏见

对于城市的具象片段记忆是一种近乎于诗的、带有强烈文学性的叙述。在无可辩驳的真实中流露出显眼的荒诞。


我记得大同。


大同曾经有一位名气很大的市长,所以城墙是假造的,甚至砖块都不够城砖应该的大小。在假造的城墙之内,有值钱辽金的木构建筑,极端值钱,鼎盛大方的盛唐遗风的实在物证。这些宝贝和建国后的板楼居住区,拥挤的平房,撂荒的空地,正在施工的空地,拼凑成一个值钱、衰败、破碎又完整的方形。


但衰败的街道上有人跳广场舞。琐碎平实的生活一般不在乎所谓的衰败,生活碾过一切,生活不停止。


和老城一墙之隔的地方,有高楼和价格低廉且质量相当尚可...

 

@夏小舞 的My Blueberry Nights做了两张歌词图。第一张特别直觉,结果做到第二张突然被甜到了QvQ我好喜欢他们啊...
王家卫毁我人生(海豹鼓掌

 

2008年夏@锡林郭勒盟

 

2011.10@北京

 

【瑜昉】天生一对

丧失理智的突发小段子,感谢丁西林先生的短剧剧本《一只马蜂》

-

“你可不可以陪我?”
“陪你做什么?”
“陪我不要落地。”
“好啊。”
尹昉眼神里闪烁着三分醉意,七分清醒。露出十分天真又十分坏心眼的笑。百分的真诚,万分的天然可爱。
黄景瑜全盘接受尹昉的理智和任性,伸手握住他的后颈,将他揽到身前,额头碰着他额头,眼睛看进他眼睛:“我们天生一对。”
他们在北纬三十度的星空下分享第一个吻,也会在未来的草原上、雪山里、万家灯火之间分享无数个吻。
他们分享自由,分享漂泊,分享余生每一次逃离与回归。
他们完全保有自己也完全属于对方。
他们天生一对。

-

一些废话:这个小段子大概是我对瑜昉这个cp全部幻想的内核,也许未来想到合适的内...

 

涓滴意念侥幸汇成河,才遇到你,让我知道一生执念也许不止意味着绝路和孤独。 ​​​

这是我对他们两个最好的想象。

 

Volcano-Damien Rice
他俩太灵魂,我控制不了自己😭

 

摘自《Grazia红秀》348期。

不敢妄言世上另一个我,也大概可以说,像听到来自遥远世界的回响,也让我得以窥见未来突破局限去投入体验的可能性。 ​​​

 

暗色

1.
香港可以算是我的伤心地。
在香港有很多很好的回忆,但时至今日无论好坏这些回忆都已经无法再令我快乐。加之彼时的我正独自面对自身的困境与弱点。因此一些细节,越是熟悉越是难过。
每每听到当时常常播放的音乐,就好像回到那些场景里,坚尼地城海旁的长凳,昏黄的街灯,机场快线的车厢,电影散场后空旷的商场。甜与苦都成了苦。更严重些的时候,不知道是否是被后来发生的事扰乱了记忆,那时的苦涩都仿佛增添了预言的色彩。

2.
而我当时所面临的困境依旧是我的困境,这也许比苦涩还要令人失望,好像历经劫难后发现自己仍在原地从未向前踏过一步。

3.
If all the world was perfect, I would only...

 

[龙獒龙]清算未果

“以为最后的故事会定格在一场大赛后的喧嚣漫天烟花尽处,他和张继科拍拍手砰地一声消失在场馆激烈的音乐声里。可是人生到底漫长。”
我以前总期待充满仪式感的干净利落的收尾,后来发现世界运转从来都不是这个道理。
我希望也认为里约就是他们最后的结局了。当然如果这不是的话,比如明年的世乒赛,那再好不过了。

黑火车:

For my 豆豆



里约之前就想过今年要不要写一篇文做个总结。今天较着劲写出来了,也不知道会不会是最后一篇。虽然不长,但是我的交代与和解。


四年看了一个好故事是幸事,想说的都在文里了。



==================...

 
/
 
/ 转载自:黑火车
© SKYLINE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