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We set out to change the world, ended up just changing ourselves.
-What's wrong with that?
-Nothing, if you don't look at the world.

暗色

1.
香港可以算是我的伤心地。
在香港有很多很好的回忆,但时至今日无论好坏这些回忆都已经无法再令我快乐。加之彼时的我正独自面对自身的困境与弱点。因此一些细节,越是熟悉越是难过。
每每听到当时常常播放的音乐,就好像回到那些场景里,坚尼地城海旁的长凳,昏黄的街灯,机场快线的车厢,电影散场后空旷的商场。甜与苦都成了苦。更严重些的时候,不知道是否是被后来发生的事扰乱了记忆,那时的苦涩都仿佛增添了预言的色彩。

2.
而我当时所面临的困境依旧是我的困境,这也许比苦涩还要令人失望,好像历经劫难后发现自己仍在原地从未向前踏过一步。

3.
If all the world was perfect, I would only ever want to see your scars.

4.
在情感里对对方恶意的愿望、深刻的嫉妒、不甘心、不服气、争强好胜的心、直白的厌弃,比善意的爱与祝福要生动真挚得多。我不愿意也不能给出那么美好的东西,我不希望你好。

5.
动人的,困惑、危险、失败。

6.
困苦也罢,还是能尝试找到一些从容。总要继续。

只怕闲,只怕不长进。

 
评论
© SKYLINE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