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We set out to change the world, ended up just changing ourselves.
-What's wrong with that?
-Nothing, if you don't look at the world.

浪漫偏见

对于城市的具象片段记忆是一种近乎于诗的、带有强烈文学性的叙述。在无可辩驳的真实中流露出显眼的荒诞。

 

我记得大同。

 

大同曾经有一位名气很大的市长,所以城墙是假造的,甚至砖块都不够城砖应该的大小。在假造的城墙之内,有值钱辽金的木构建筑,极端值钱,鼎盛大方的盛唐遗风的实在物证。这些宝贝和建国后的板楼居住区,拥挤的平房,撂荒的空地,正在施工的空地,拼凑成一个值钱、衰败、破碎又完整的方形。

 

但衰败的街道上有人跳广场舞。琐碎平实的生活一般不在乎所谓的衰败,生活碾过一切,生活不停止。

 

和老城一墙之隔的地方,有高楼和价格低廉且质量相当尚可的商业服务。高楼上可以看到亮着装饰灯的假造城墙,在虚假与伪装的叠加中显示出一种接近真实的美好。随便遇见的某位市民先生说自己挺喜欢那位名气很大的市长。毕竟生活比较重要,体面一些就更好,其他可以再说,或者可以不说。

 

-

 

对于城市的抽象推测与想象则不大一样,这种叙述因为不存在具象的记忆而产生出有隔阂的浪漫。

 

因为一些原因,东北三省的城市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,我想要看到这片土地上真实的生活景象。

 

在严肃的叙事里,东北是白山黑水游牧民族的骁勇,是移民的求生与冒险精神,是国企城市安逸的氛围和静止的社会结构,是被体制与变迁牺牲的人。

 

大众传媒中这片土地热热闹闹地被淹没在沸腾的尖叫和笑声里,而我迫切地想要知道那些光鲜的、生动的、却不甚游刃有余的人们,他们生活的底色。煤矿、钢铁、油田、厂区、东正教堂、断桥、海岸线、隔江相望的神秘邻国,那些人们熟知的意象如何填充他们的精神世界。而其余的部分又被怎样世俗而平常的细节填满,驱使着他们选择与告别,构成他们的生命轨迹。

 

-

 

然而以上其实全是偏见。

 

我的见闻、我所获得的知识,最终内化为我的充满偏见的感性认知的一部分,我试图说服自己寻找和确认其中的真实。

 

我对自己的的偏见有所认知却无能为力。它维系我的存在,为行为和思想创造动机。

 

所以,什么时候去趟东北?


 
评论
热度(5)
© SKYLINE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