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We set out to change the world, ended up just changing ourselves.
-What's wrong with that?
-Nothing, if you don't look at the world.

【瑜昉】天生一对

丧失理智的突发小段子,感谢丁西林先生的短剧剧本《一只马蜂》

-

“你可不可以陪我?”
“陪你做什么?”
“陪我不要落地。”
“好啊。”
尹昉眼神里闪烁着三分醉意,七分清醒。露出十分天真又十分坏心眼的笑。百分的真诚,万分的天然可爱。
黄景瑜全盘接受尹昉的理智和任性,伸手握住他的后颈,将他揽到身前,额头碰着他额头,眼睛看进他眼睛:“我们天生一对。”
他们在北纬三十度的星空下分享第一个吻,也会在未来的草原上、雪山里、万家灯火之间分享无数个吻。
他们分享自由,分享漂泊,分享余生每一次逃离与回归。
他们完全保有自己也完全属于对方。
他们天生一对。

-


一些废话:这个小段子大概是我对瑜昉这个cp全部幻想的内核,也许未来想到合适的内容会写成完整的故事。今年二月份我不曾想到过搞个cp还能给自己答疑解套的。感谢大六岁小六岁两位先生,从灵魂到皮囊生得如此可爱动人,送我一段头脑中的理想爱情故事。祝他们好。

 
评论(2)
热度(22)
© SKYLINE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