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We set out to change the world, ended up just changing ourselves.
-What's wrong with that?
-Nothing, if you don't look at the world.

刘易斯·芒福德谈“市民”:

“我们在公元前5世纪城市中所发现的,却是某种更为有机的,同人类生存的活的内核更为贴近的东西。这种定则作为一种思想,早在公元前7-公元前6世纪就已经出现了,它是对偶概念间的一种很原始的统一:限制与丰富,阿波罗式的纪律与狄俄尼索斯式的放浪,理性的智慧与盲目的直觉,扶摇直上与沦落淤泥,诸如此类的非常对立的一些概念,我们现今都奉为经典。这种经验的最高产物并不是一种新型城市,而是一种新人。”(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《城市发展史》中文第二版)


 
评论
© SKYLINE | Powered by LOFTER